罗哥这周出场了吗

看什么看,没见过营销号吗

这位朋友,你可能对文画双修有点误解,我写的不是文是沙雕段子啊,这能叫文吗????这种狗屎玩意,不要小看文手啊!!!!!!!
给我向正经产粮的文手太太们道歉!!!!!!!!道歉!!!!!!!

大家宛平南路见

第五次了,已经第五次了,每次约会路飞都会带萨博艾斯一起来,罗实在是忍无可忍!!!
他猛的一拍桌子,唱道:

“请把你的哥~带回你的家~请把你自己给留下~”

我还会说快板,没想到吧

         好,上回咱们说到了罗爱上了路飞,这回咱接着说。

        竹板这么一打别的咱不讲,就来讲讲这陷入爱情的特拉法尔加,先来看看他喜欢的人长什么模样,黄草帽,蓝裤衩,樱桃小嘴高鼻梁,灿烂笑容似阳光,迷得特拉法尔加,心脏碎的稀里哗啦。

         罗第一次尝到一见钟情的滋味,酸酸的痒痒的,酥酥麻麻的,在他的胸腔里挠啊挠,挠啊挠,好似一棵狗尾巴草。

         特拉法尔加从小就没尝过这滋味,这激起了他的兴趣,他想要得到他,得到那个男孩!!!!那个男孩的心和屁眼都必须是他的!!!!!!

          想到这里,罗露出了一个霸道总裁的微笑。

          “你是在这里打工吗?”罗问。

          “对啊,兼职,薪水是卖不出去的蛋糕。”

          “有兴趣来我这打工吗,包吃包住。”

          “可是……可是……娜美不让我跟陌生人走……”少年从喉间发出软糯的声音,像是在撒娇。

         瞬间,路飞在罗心中的形象变成了一只毛绒绒的小兔子,长长的耳朵垂在两边,水灵灵的眼睛湿漉漉的鼻子。

        我他妈激情螺旋飞天大力社保!!!!!

        罗抹了一把脸上的鼻血,平复了一下痴汉的心情,说:“忘了自我介绍,我是特拉法尔加·罗,你叫什么名字?”

         “蒙奇·D·路飞,你的名字好难念啊,特拉……特拉加……特拉法加……特拉仔!”路飞歪着头回答。

         真他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罗内心的一万头草泥马一边奔腾一边喊道。

         罗又抹了把鼻血:“现在我们算认识了吧,不算陌生人了吧?”

         路飞想了想:“好有道理,你说服了我。”

         “那就跟我走吧,草,帽,当,家,的。”罗一字一顿,用了个暧昧不清的昵称,性感的低音炮,男性荷尔蒙就像夏天茅坑里的屎一样隔着八百米开外气息都浓郁不散,没有一个人逃得过他的魔爪,没有人!!!!

        包括路飞。

        罗一个公主抱拐起路飞就往外跑,他露出自信的邪魅一笑问路飞:“舒服吗?”路飞蹭了蹭罗的颈窝说:“被你抱着当然舒服啦~”

        计划通

就算我很沙雕但好歹也是少女啊😭!!!!

看我发现了什么宝贝

靠,有空给我这个沙雕评论哈哈哈哈哈不如去给高质量的太太评论啊!!!!!画手也好文手也好,只要喜欢就快去用评论表达你无穷的爱意啊!!!!!!!!快去啦你们这群小混蛋!!!!!!!

对不起我有病不要理我

特拉法尔加罗勾起嘴角邪魅一笑,抬起路飞精巧的下巴,说:“来做我的小公主,只吃鸡(屏蔽)巴不吃苦。”
路飞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犹豫了一下说:“好。”

于是咬断了特拉仔的鸡(屏蔽)巴嘎吱嘎吱的吃了起来
真香

我觉得写作界需要我这个人才


        特拉法尔加罗第一次见到路飞是在学校旁的蛋糕店,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进如此少女的地方,就像多弗的粉毛大衣一样,轻轻一抖就有八百个少女在你家楼下要淘宝链接。

        他穿着他的黑色高跟鞋来了个铿锵有力的踢踏舞一路跳进蛋糕店,最后还不忘撩一下自己的风衣勾起嘴角露出邪魅一笑。

        特拉法尔加挑了个优雅干净的位置坐下,用魅惑的嗓音呼唤服务员,结果来了个娃娃脸还一边扣鼻屎一边问他:

“你要啥?”

“一份梅干蛋糕。”

“啥玩意?”

“梅干蛋糕。”

“哦,我们店里没有这种狗屎玩意儿,真是对不起。”

        特拉法尔加恼羞成怒,这个娃娃脸竟然说梅干蛋糕是狗屎玩意儿,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说梅干的坏话就是跟我特拉法尔加罗过不去,我要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我要让你爱上我我再甩了你让你体会梅干的痛苦!!!!!想着他又勾起嘴角邪魅一笑。

“你叫什么名字?”罗摸着下巴饶有兴趣的问。

“路飞。”说着他弹飞了一块鼻屎。

“你抠鼻屎的样子,很别致。”

“谢谢,你也是。”

        说完路飞就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仿佛天上的太阳地上的花朵八百米开外的远光灯250瓦的电灯泡,可爱,美丽,蛊惑人心。

        罗被这灿烂的笑容迷住了,他愣了愣,仔细端详了路飞的五官。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娃娃脸长得出奇的可爱,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水汪汪的忽闪忽闪,细细高高的鼻梁精致的镶在面庞上,小巧的樱桃嘴,脸颊鼓鼓的粉嘟嘟的像是没毛的仓鼠,阳光打在他的脸庞上照亮了一层细细密密的绒毛,毛绒控特拉法尔加瞬间按耐不住了,他想伸手摸一把但又不敢,怕破坏了这圣洁美好的一幕,他甚至在路飞的头顶看见了小光圈,真是天使下凡啊!!!!!

         不好,罗无可救药的爱上他了。

谁不想和漂亮小姐姐一起共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